卷一,初始修仙 十,背书

发布:02-12 09:25
A+ A-

缓缓打开《玄气诀》,古朴苍劲的三个大字古朴异常,隽永非凡,有种异于平常的力量,像是刻意把人的心神给吸进去。依灵收摄心神,屏息静气,翻开内篇*说玄慢慢的像前世上学时候背书一样逐字逐句的反复背诵开来。“抱朴子曰:“玄者,自然之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眇眛乎其深,故称微焉。绵邈乎其远,故称妙焉。其高则冠盖乎九霄,其旷则笼罩乎八隅。····光乎日月,迅乎电驰。或倏烁而景逝,或飘滭而星流,或滉漾於渊澄,或雰霏而云浮····云以之行,雨以之施。胞胎元一,范铸两仪,吐纳大始,鼓冶亿类,佪旋四七,匠成草昧,辔策灵机,吹嘘四气,幽括冲默·····

夫玄道者,得之乎内,守之者外,用之者神,忘之者器,此思玄道之···

其次则真知足,知足者则能肥遁勿用,颐光山林····含醇守朴,无欲无忧,全真虚器,居平味澹。恢恢荡荡,与浑成等其自然。浩浩茫茫,与造化钧其符契。如闇如明,如浊如清,似迟而疾,似亏而盈···”

《玄气诀》有点类似于前世的《抱朴子》内篇,依灵之前倒是有读过,只是因文字太过绕口而没有深究过,现在倒好,反而要背诵了。懂与不懂,暂时先不管,先背完了再说。待到把整篇《说玄》背熟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依灵到得这个时候反倒是了无睡意了,躺在床上拖着下巴寻思起来她的全部家当了。

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摊到床上,外祖父给的储物手链里多是生活用品,钟爷爷给的佛珠手链,这是要到筑基以后才能动的,依灵苦笑,把它放到储物手链的角落里。风灵子先生给的金戒指,依灵对这个金灿灿,明晃晃的戒指可是真的有点无语,撇开前世戒指那不同寻常的含义不说,光是风先生那品味就让人无语,依灵明明知道是储物戒指也不敢乱动,所幸从外祖父给的那戒指里扯出一根红绳把这金戒指串起来贴身戴到脖子上,胖总管给的储物袋里面有是首次领的修练物资,《基础引气决》一本,《本草灵药志上册》,《丹道入门上册》,益气丹一小玉瓶,一块百年清心木所制的玄清宗弟子腰牌,以及两套折叠好的灰色制式衣服。五块一品灵石,三瓶辟谷丹,这些就是她现在所有的全部家当了。

不数不知道,一数还真是吓一跳,这家当还真是不少咧!

依灵再摸一摸看不见却摸得着的左手小指头上的无名戒指,这个就当隐形的吧,反正现在也没有看到什么坏处就是了。

就在依灵感觉到好像少点什么东西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体的两边一边有点凉凉的,一边热乎乎的。依灵用手一抓,正好一边一个,正是那两个从依灵一进入玄清宗起就不见了踪影的小家伙,一只迷你白玉小乌龟,一只灰色小老鼠。依灵不禁心中一喜,这两个不负责任的小家伙,还是找了过来,也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是怎么认路的。

这两个小家伙也都不复昨天打架受伤时候的摸样,反倒是精神很好,神采奕奕的。依灵也懒得管那么多,更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回来就好。直接一边一个,搂着睡觉。

一夜好眠。

第二天一早,那两个宠物还在呼噜噜的睡觉补眠,依灵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完自己,卯时出发,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走在花木扶疏的山间小路上,路两旁枝叶上的露珠晶莹剔透,泫然欲滴。依灵再把昨晚背诵的内容复述两遍,确认没有有遗漏,眼前也到了先生的石屋前。

依灵刚在门前徘徊两步,屋里就传来清咧的声音:

“来了就进来,怎么磨磨蹭蹭的?”

“先生好!”依灵软软糯糯的声音和行礼同时进行,扬起笑眯眯的小脸问候着。

“恩,”先生算是回答。

“书背的怎么样了”

见依灵轻轻点头,先生吩咐道:“那就开始吧。”说着风灵子先生盘膝做着微微闭了双目。

“玄者,自然之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眇眛乎其深也,故称微焉。绵邈乎其远也,故称妙焉。其高则冠盖乎九霄,其旷则笼罩乎八隅。光乎日月,迅乎电驰。或倏烁而景逝,或飘滭而星流,或滉漾於渊澄,或雰霏而云浮。····”清爽软嫩的声音在石屋内回荡,依灵盘坐在风灵子的对面三尺处的蒲团上,平平稳稳的背诵着,只是偶尔背到不认识字的时候就顿一下跳过,接着再背,先生依旧闭着眼睛。

“纡鸾龙之翼於细介之伍,养浩然之气於蓬荜之中。后面是什么?”先生抽查说

“繿缕带索,不以贸龙章之暐晔也。负步杖筴,不以易结驷之骆驿也。藏夜光於嵩岫,不受他山之攻。沈鳞甲於玄渊,以违钻灼之灾。动息知止,无往不足。弃赫奕之朝华,避偾车之险路。吟啸苍崖之閒,而万物化为尘氛。····”

风灵子见她背完,把她不认识的字重新教了一遍,神情也不复刚进门时的冷峻,七岁的小娃,有不认识的字也是常情,她又没有其他熟悉的人,只有麻烦先生。

“知道什么是凝神,什么是调息吗?”风灵子之后接着问道

“不知道,”依灵的小脸皱成了一团,这俩名词太专业了,是真的解答不来咧。

“凝神者,收已清之心而入其内。心未清时,眼勿乱闭,先要自劝自勉,劝得回来,清凉恬淡,始行收入气Xue,乃是凝神。凝起神了,然后如坐高山而视众山众水,如燃天灯而照九幽九昧,所谓凝神于虚者,是此。”“调息不难,心神一静,随息自然,人只守其自然,加以神光下照,即调息。调息者,调度阴跷之息,与人心中之气,相会气Xue中”。

“心止于脐下叫凝神,气归于脐下是调息,神息相依,守其清净自然是勿忘,顺其清净自然是勿助。勿忘勿助,以默以柔,息活泼而心自在,以虚空为藏心之所,以昏默为息神之乡,三番两次,澄之又澄,忽然神息相忘,神气融合,不觉恍然阳生,而人如醉····”。

风灵子详详细细的给依灵普及修真概念和常识,一般来说,就算是内门弟子上课的时候,先生才会这么详细的解释这些基本的概念和常识。而风灵子如今这么作为,如是让第三人见到,肯定会惊得目瞪口呆,因为就算是亲传弟子也不过是这样,甚至有可能还有些师父做不到这样。

依灵的自身资质是五灵根,俗称“杂灵根”,因其五行俱全,修炼之时会比别人要慢很多,但是小丫头,作对了一件事,那就是听话,早早的就把老师随口布置的作业大大的提前完成了,他原本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平淡些,不让先生揪到错处,哪知道歪打正着。引起了风灵子先生的惜才之心。

你可知身在修真界,资质固然重要,但是后天的努力往往比先天的资质更加重要。风灵子修行多年,又是泰一峰的峰主,他所见,所遇,所教导之人也就多了。像依灵这样这么快完成作业的还真没几个,这点拨来的也就自然而然。

这样的开始还是对依灵今后的修行很有好处的。

依灵紧握着支里面灌了墨水的细硬笔,笔杆子很长,在素纸上快速的书写着。先生讲道的速度并不快,平稳清晰,吐字清楚,依灵前世的速记水平还是刚刚的,现在是不管听不听得懂,消不消化得了!先记下来再说。难得先生肯讲的这么详细,多读,多听,多看,多记总是没错的。

先生倒是把她的笔瞄了几眼,确实什么也没问,

依灵却还是干巴巴的解释道:

“这笔是我从家里面带来的”,这笔可是费了她好多的脑细胞,画图给子非雁大管家,请他老人家帮忙给打制的,临来的时候她的东西可是不管有用的和无用的都被打包了。

风灵子没说话,只是挑挑眉头,看了看她写的字,见那纸上写满了蝇头小字,字迹稍显稚嫩,但是整体还是字迹分明的,字体更是半繁半简。

风灵子眉头一皱,连空气都有点凝滞。

依灵正在回忆纠结刚才有几处漏记的地方,忽然感觉有点冷的说:“先生··”

话还没问完,感觉先生的神情有点不对劲。这时才慢半拍的看到先生拿起她手中的笔,把她记漏的地方随手补上。依灵一眼看过去,但见先生的字体随意洒脱,又苍劲有力,再看看自己那瘦小的字体,不禁有点泄气。小脑袋也恨不得低到地下去。

风灵子见她这样也没有多说,随手虚晃,地上倒是多出一叠有清晰自己的宣纸来。

“这是我早年誊写的一本《药草集》,你拿去临摹练字,内容也要记下来,以后卯时每天过来练字一个时辰。”

她以前种种他管不着,但是现在这人已经归到他这一峰,人也归他罩着,也要这孩子能拿得出手才好。

依灵瞄着那厚厚一叠纸,看着字迹潇洒苍劲又飘然若仙的字体,乖乖的把东西收好,抱了满怀。

风灵子嘴角微调,接着道:

“戒指呢?”

“诺,”依灵一边把纸放到桌子上一边快速的从脖子上摘下给他。

风灵子接过戒指,戒指上还有点的温度,随即神情一愣。

“不应该呀。”神识一动,旋即又回复平静。

“把手伸出来。”风灵子淡声吩咐。

依灵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只觉得指尖一痛,感觉面前出现一个雾蒙蒙的空间来,空间还不小,比之外祖父送她那个大了近乎十倍,约将近两百米的大小,里面有一排书简,玉简,白瓷瓶,青瓷瓶,还有一个古朴的小鼎。还有旁边堆了一小堆的玉石。

“先生,里面有好多你的东西···”依灵张口结舌,就算再笨也知道里面的东西应该很值钱才对。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