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初始修仙 十九 六月六酒

发布:02-12 09:25
A+ A-

沧浪历六月初六,初伏之时,依灵突破后的第三天。

宗门有豢兽峰,每到这一天,宗门都要举行豢兽和洗象仪式。在这一天,豢兽峰的驯兽师和象房的驯象师打着旗敲着鼓,引着大象和百兽出豢兽峰,到玄清宗门口白玉河中让象和兽类洗澡。

只见日将正午,响似雷奔,洗象钲鼓一声催,白玉河下水初灰。

这天在白玉河洗象处附近搭棚张彩十处,有监事处长老负责监洗。

洗浴完毕的灵兽将有驯兽师赶往十处彩棚处,由之前选好的弟子和灵兽签约,入选弟子的的要求为玄清宗二十岁以下的八十一主峰正式弟子,内门弟子各有三次签约机会,外门弟子各有一次签约机会。

玄清宗弟子已经签约过的或者是无缘签约的,当天也会过去,资金充裕的会临时设有很多茶棚、小吃摊,如同赶庙会一般,人马如潮,观者如蚁。为了观看洗象活动,有钱的修者提早占据附近的好位置,以一饱眼福。

大象对这时的修者来讲,终究是稀罕之物。观象时,大象戏水之声,观者的惊讶赞叹之声以及小商小贩的吆喝声,欢声笑语连成一片。

而对于灵兽签约来说,这是很多年轻弟子的一大福音,只要是玄清宗的正式弟子,年龄在二十岁以下,就有免费签约灵兽的可能,只是那小得可怜的成功率,也让很多的弟子扼腕长叹,可见免费得午餐也不是好吃的。

当然,过了这一天,以后要想得到签约的灵兽,也是可以的,比如做师门的任务,为师门做到相应的贡献,等等不一而足。

对于依灵个人来说,今天是她的生日,准确的说,是这个本尊的生日,依灵也是后来想起来的,想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日暮西坠了。

今天的依灵他们也是相当忙滴,不是忙于看稀罕,欣赏签约,而是忙于晾经。

每当六月六,正式弟子欢声雷动忙于和灵兽签约。而对于杂务人员来说,如果恰逢晴天,差不多就是一年当中最忙的时日。

六月六晴天,玄清宗的全部物什都要陈列出来暴晒,史册、档案、实录、经史,功法,文集等,也要摆在庭院中通风晾晒。虽然宗门内都有防潮防湿的阵法,但是大自然的烈阳依旧是最好的防潮剂。

当然,这种延承亦有万年的历史,美其名曰“晾经节”,不止是玄清宗,各地的大大小小的宗派,道观等等都要在这一天举行“晾经会”,把所存的经书统统摆出来晾晒,以防经书潮湿、虫蛀鼠咬。

修士们衣冠整洁、焚香秉烛,把藏经楼里的“道藏”统统拿出来通风翻晒。有的宗派每逢六月初六也甚至会举办“晾经会”,那时看完洗象的人,甚至会涌去观看晾经,所以各峰藏书室门口和学院的书楼门口也会形成临时集市,非常热闹。

玄清宗坊市上的轿铺、估衣铺、皮货铺、旧书铺、字画店、药店以及林林总总的各类商店,都要晾晒各种商品。

连世俗界的黎民百姓要晒衣服、鞋帽、被褥。庄稼长势也正是旺时,已是吐须秀麦穗之时,农家要观察长势,以卜丰欠。六月六有的还要在农田、庭院里焚香祭祀,祈求上天保护,五谷丰登。

这些都是依灵晒完书以后翻看书本记录知道的,果然知识就是力量呀,让人眼界大开。

依灵他们明面上是放假,实际上成了免费劳力。

依灵,王采幽,李玲珑,徐阿九,还有一个叫潘石榴的十一岁左右的小伙子被清先生留下来整理,晾晒书院的书籍。

“徐阿人高马大可以当苦力用,潘石榴可以打打下手,三个女孩子心细,慢慢整理不至于会出错。”这是清老挑人时给的说法。剩下的学员全被赶去了藏书室帮忙晾晒去了。

中午和晚上泰一厨务都有送来吃食,绿豆汤和用中药制作成的避暑汤。当天的饭食是炒韭菜、煎茄子和烙煎饼等,依灵也不知道这些除有清淡之意,是否还有深意。

六月已是异常炎热,但是依灵他们所在的泰一峰书学院还是非常舒适的,古木参天,绿意莹然,山风徐徐,花香药香满园。虽然已经辟谷,但是修士们也还是偶尔会吃点东西的,人在没成仙之前是不可能真正的不吃东西的。

除了潘石榴有家人在泰一峰要早点回去外,依灵他们一行四人拎了厨务房给的吃食到竹林,围着石桌边吃边休恬起来。

竹影婆娑,清风娥眉月,依灵见气氛超好,王采幽语笑嫣然,李玲珑也回复的自然,就连一向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沉默腼腆的徐阿九都有点沉醉于这夜晚,依灵心里一动,把三年期限已到,可以开封的玉泉香拿了出来,之前的灵酒有一部分留在了家里,后来的被一人两兽给整完了,已经断了一个多月了。

酒坛初开,香气不浓不淡,纯净而细致、柔和,闻得几人都是心魂大动。

“此酒名为玉泉香,乃我外祖父采人间精品灵药和碧玉泉水精酿而成,满三年始可开封,依灵今天叨个扰,借花献佛,请诸位哥哥,姐姐品尝,莫嫌弃哦!”说着,略显调皮的一笑。

酒是好酒,毫无疑问。

几位女子均是有点家世背景的人,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至于徐阿九,虽然他自己说失忆了,但是,端看那为人说话,以及不期然中流露出的尊贵气势,也是家教够好的。

他们还真的都不是那种小看凡世间东西的人,家族的祖训告诉他们,凡间的物件有时并不比修真界差。

“哇,小灵儿呀,你还有这好东西呢,怎么不早拿出来,呵呵呵,今天可是有口福了,还可以喝到这么好的酒!”

最先嚷喊的王采幽一点也不客气,翻出她自己储物戒指内的白玉器皿,在四人面前各放一个,倒出清澈透明的酒液来。

其他两人神色也是一愣。

“好酒!”徐阿九轻呼。

李玲珑看向依灵的目光也自多了一份色彩。

你可知道,修真界的人是很不容易接受和相信另外一个人的,至于好的灵酒是只有自己或是和本人关系感情都比较好的人才会拿出来一起分享的,像依灵这样一次性拿出一坛子来供大家一起喝,此人若非至性至情,则是大Jian大恶。

可是看着这小姑娘笑成弯弯月亮的眼睛和红红的脸颊,李玲珑的脸色也柔和了很多,她选择相信这小姑娘是个真性情之人,以后可以深交。

其实,依灵也在暗自观察各人的反应,如果对方是什么Jian邪之辈,其平常你就算隐藏的再好,在好东西初现之下那瞬间,眼神也会出卖了你。

常识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这句还是很有用的,如果这人是她原来的本人,因为阅历等等的限制,可能这样做还有点危险,但是依灵的前世,那可是个百家争鸣,万法齐放的年代,什么人都有的,见的,遇到的,听说的也就多了去了。

现在她用一坛灵酒的代价,认认人,看一下对方是不是可交之人,成了,多了三个可以信任的朋友,不成,损失一坛子灵酒,以后桥归桥路归路,有多远闪多远!

幸好她的眼光不错,这三人,没有一人露出贪婪之色。依灵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感觉这酒,拿出来,也值了。

王采幽先给依灵斟了一杯,而后依次斟满。

“清者曰栗,她,清而甜也!”徐阿九说道。

“醇厚绵软而味长。”李玲珑接着道。

“蜜香清雅,还有令人愉快的药香,优雅细腻,回味甘甜。”王采幽如是说。

??????

依灵腹诽,看来这些还都是酒国英雄,酒国须眉呀!

酒半酣,月半弯,人微醺,夜阑珊、

空杯留香,经久不散,幽雅而持久···

开通会员,立享专属订阅优惠!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