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掐指一算,五行缺祖宗

发布:07-15 15:36
A+ A-

轰隆隆!

耳边似乎有滚滚的雷声,搅得顾念微脑袋仁都有些发炸。怎么回事?下雨了?她记得昨晚睡觉之前,没听天气预报说有雨啊。

顾念微一边抬手揉着脑仁,一边缓缓睁开了眼睛。

然而,这眼睛才挑开了一条缝儿,她整个人就懵了。入眼,是一辆装饰考究的马车的车厢,马车里铺着上好的锦缎,车厢是上等的黑楠木,雕琢精致,巧夺天工。

顾念微直直地盯着马车的车顶,足足有半个时辰都说不出话来。尼玛,这是什么情况?!她不过是睡了一觉,怎么一觉醒了,就在这么一辆壕气十足的马车里?她,这是被人绑架了?

顾念微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之际,一道怯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二小姐,二小姐,你怎么了,别吓奴婢啊?”

顾念微那没有焦距的眼神渐渐聚焦,僵直的脖子,缓缓一转,朝着旁边一望,脸登时就更黑了。旁边是一个十几岁丫鬟打扮的女孩子,女孩穿着一身葱绿的裙子,长得是水灵动人,一双眼睛忽闪忽闪的,正是满脸担忧地望着她。

二小姐?丫鬟?饶是顾念微大脑强大,也愣是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她……这是穿越了?

顾念微抬手摸了摸额头,不烧,说明,她没有糊涂。

那么,眼前这个称自己是二小姐的丫鬟,又是怎么回事?

“小姐,这都是人的命,你何苦跟命争呢,你瞧,现在倒好,你跑没有跑成,反倒是把自己的身子伤得不轻。”丫鬟一边帮顾念微掩了掩身上的被子,一边小声嘀咕。

顾念微没有吭气,只觉得脑袋一阵一阵的疼,窅黑的眸子眯了眯,目光警惕地盯着丫鬟柳儿,冷声问,“你是谁?”

丫鬟见鬼似的望着顾念微,小脸立时变得煞白,“二小姐,你,不认识奴婢了?”因为震惊,她的声音有些尖锐和走调。

顾念微直直盯着丫鬟的眼睛,脸上没有半分情绪,只是淡淡嗯了一声。

“奴婢是柳儿啊,你的丫鬟柳儿!”小丫鬟已经是带了哭腔,差点就扑到顾念微身上痛哭流涕。谁能想到呢,二小姐想要逃婚没有逃成,跳下马车之后,脑袋撞上石头,醒来就把她给忘了!这真是造孽啊!

顾念微眉心拧成疙瘩,听着小丫鬟嘤嘤而泣,脑仁又开始隐隐作疼。

不耐烦地挥挥手,顾念微喝道,“行了,别哭了。我又没死呢!”

被顾念微这么一喝止,小丫鬟果然止住了哭泣,只是,脸上还有些委屈。

顾念微揉了揉眉心,看小丫鬟的确是吓坏了,不由放缓了语气,“我们现在要去哪里?还有,我是谁?”

从小丫鬟的口中,顾念微这才知道,她的确是莫名其妙穿越了。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顾念微,乃是盛京丞相府的二千金。

不过,跟相府大千金相比,她这二千金显然就没有那么好命。出生之时,盛京城忽然之间就是乌云满天,惊雷滚滚。狂风骤雨持续了三个时辰,盛京城上空那黑得跟墨水似的乌云,愣是三日都没有散。

由此,顾念微被一个游历的和尚认定为不祥之人。身为朝廷大员,丞相大人对此是膈应得紧,差点儿没有差人直接将这顾念微丢到河里淹死,还是顾念微的生母以命相迫,丞相大人顾成林这才勉强将顾念微给丢到了十万八千里的一个破烂尼姑庵里,任由她自生自灭。

好在,尼姑庵里的出家人大多慈悲为怀,而顾念微又是粉雕玉琢,惹人怜爱,虽然被生父嫌弃,丢到了这鸟不拉屎的尼姑庵,但是,过得也还算是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然而,这种无拘无束的日子,在丞相府大千金顾念茵被指婚给当朝邪王的那一天,彻底被打破了。

盛京之中,早有传言,邪王其人,残暴冷冽,喜怒无常。之前,皇帝指给他的女人,全部都没有活过第二天早上。可是,这个邪王的本事却又极大,凭借着一己之力,十日之内就平定了十万叛乱的大军。邻国来犯,邪王一出马,邻国便是闻风丧胆,退缩回巢。

极大的本事加上极大的脾气,这让皇帝对着邪王着实有些忌惮。思来想去,就想着以美色来控制他,谁知道,皇帝老儿前后指婚给这位邪王三位朝廷大员的千金,全部都在新婚初夜暴毙而亡。

皇帝也是一个不死心的,总觉得若是没有人能牵绊住邪王,自己这龙椅坐得有点儿不太安稳。所以,从未断过为邪王物色美女的心思。皇帝挑选美女也有讲究,那就是必须得是自己这派的死忠党。

选来选去,丞相府的大千金顾念茵就被皇帝相中了。顾念茵素日里过得是养尊处优,对邪王的传闻自是早就听说过,而今,被指婚给邪王,那是十万个不愿意。在丞相府中又哭又闹,跳河又上吊,闹得整个丞相府是鸡飞狗跳。

大千金平时很得丞相宠爱,丞相大人自然也是舍不得自己的掌上明珠跳进火坑,愁眉不展的时候,身边的谋士给丞相大人支了一招——李代桃僵。

丞相大人一想,也是,自己可不仅仅只有顾念茵一个女儿,还有一个被丢在山旮旯里的顾念微呢!

于是,三天之前,丞相府的人兴师动众地跑到了顾二小姐生活了十四年的尼姑庵,美其名曰是恭迎二小姐回盛京享福,实则是将这个可怜的小姑娘给绑回去当替嫁新娘。

顾二小姐起初还觉得能够回盛京是件好事,可是后来,她从随从人员的闲言碎语中,隐约也了解了事情的真相。

顾二小姐也是个烈性的,觉得自己的老爹这么多年都没有想起来自己,今天好不容易想起自己来了,居然是让自己去给顾大小姐替嫁!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

无限憋屈的顾二小姐,在大雨下起来的当夜,就试着跳下马车逃婚。可是,婚没有逃成,却在滚下马车的时候,脑袋撞上了石头,把命给丢了。二十四世纪的风水大师顾念微,在顾二小姐被人重新救回马车的时候魂附在了小姑娘的身上。

此刻,顾大师目光直直地盯着马车的车顶,想通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摸了摸缠着好几圈纱布的脑袋。

好半晌,这才幽幽地叹息了一声,“果然是人的命,天注定,丞相府,你这是缺祖宗的节奏啊!”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