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所谓同学会

发布:07-30 10:26 | 1973字

盛气凌人的走出民政局,顾莘才堪堪松了一口气。

如果没有何云深在身旁,她甚至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那两个人,直到身侧声音响起,顾莘才回神,发现他正灼灼地盯着她,“刚刚你表现很好。”

好吗?

就连何云深都看出她的怯懦,这段时间一连串的打击都让她承受不住,被背叛的痛,丧母之痛,如果没有经历这些,顾莘都不知道自己的心脏这么强大。

微微启唇,她不禁真心道谢道:“谢谢你。”

虽然和何云深之间是一场意外,可是如果没有他,自己似乎都还不知所措,就在此时,顾莘的电话响起,来电竟然是展航的母亲。

稍作犹豫,顾莘还是将电话放在耳侧——

“顾莘,这件事情,虽然是展航的不对,但是希望你不要在意。”

果然是这样。

虽然展航的母亲对她很好,可是在商场浸淫多年,带着先天上位者的气势,让顾莘的心里蓦地不舒服起来。

饶是如此,顾莘依旧顾忌着展家的面子,语气依旧平静,“展伯母,我和展航之间的事情已经结束了,以后我和展家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既然如此,那就让你认识的那个男人停手,我们展家不像何家势力显赫,这段时间何氏集团的恶意收购已经造成展家的滞股。”

展伯母在那头语气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看似道歉,可是说出的话却无比森寒,认准了顾莘一定会听话,语气渐冷,“顾莘,你找到了比展家还要强的后台我为你祝福,可是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我曾经对你的印象。”

顾莘闻言不禁有些莫名,因为这句话下意识探向身侧的男人,可是何云深却一脸讳莫如深,波澜不兴的目光没有一丝涌动。

他对展家下手了?

顾莘心里一颤,下意识想要询问,可是话到嘴边,却生生止住了。

即便是何云深针对展家也是因为自己,如果还反过来帮着对手劝阻何云深,顾莘实在是做不到,犹豫片刻,只能默默道:“展伯母,对这件事,我无法多说什么。”

“顾莘,没想到你现在后台硬了,竟然就开始忘本。”展航的母亲本名红玉,听到顾莘的回答,不禁有些薄怒,语气也越发的不悦。

顾莘本就不是圣母,想到展航的背叛,心里一刺,说原谅不可能,更何况帮着展家接触这一场公关危机——

“展伯母,我无能为力。”

说完顾莘便径直将电话挂断,胸口上下起伏,心跳的厉害。

何云深倒是一脸洞悉,看着顾莘的模样,沉吟片刻,薄唇微动道:“不用在意,红玉威胁不到什么。”

他都知道?

顾莘双目陡圆,没想到何云深竟然猜到了来电的人是谁,眸色一黯,随即扯唇一笑道:“毕竟今天是我们结婚第一天,不要因为别人影响心情?不是么,何先生?”

话音落,僵持的气氛渐渐升温。

何云深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幽然的目光,越发的深邃,突然勾唇,声音犹如醇厚的红酒,余音绕梁——

“不错,何太太……”

——

何云深是一个温柔的,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相处间。

和他在一起,顾莘不需要考虑任何事情,似乎一切何云深都会替她准备好,即便是在床笫之间,何云深都是绅士温柔的。

想到两人之间的亲密,顾莘忍不住红了脸,可是在她的心里,却又一丝不安。

成为何云深太太一个月以来,她似乎都没有见过何云深的家人,只是在网上知道,何云深的家境显赫,是家里的独子,也是顺理成章的继承人。

像何云深这样优秀的男人,似乎不应该找她这样平凡的女人。

正当顾莘沉思之际,却接到了大学班长的电话,三五四邀希望她能够来参加同学聚会。

“这样吗……”

顾莘闻言下意识想要拒绝,可是那端班长的热情却让她招架不住,最终只能叹了一口气,略微收拾了一下自己,便无奈赴约。

没想到一开门,竟然看到了她最不愿意面对的男女。

“顾莘,你可来了,展航可已经等你很久了。”

顾莘和展航是大学的同学,两人婚礼告吹的事情还没有流传出去,同学还以为两人是一对情侣。

顾莘闻言不禁一顿,看着离展航有一人距离的林雅,心里一紧。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两人之间有什么阴谋在筹备,戒备的坐在展航的对面,脸色微荏,“他现在已经不需要等我了。”

“哟,闹情绪了?”

班长一听浑不在意,以为小情侣闹情绪,打着圆场道:“这可就是展航你的不对了,咱们顾莘可是班里一朵花,你怎么还惹她生气呢?”

“呵呵。”

展航无意挠头的动作让众人以为果真如此,顾莘不愿意多纠缠,冷着脸坐在他的对面,可是偏偏饭桌寒暄,众人三言两语都是往两人和好的方向靠。

而躲在暗处的林雅,虽然气的发狂,可是此时也像是哑巴吞黄连,有苦说不出。

因为今天的事情是她一手操办的,何云深的动作雷厉风行,已经让展家措手不及,展航无奈只能借着机会和顾莘求和,可是瞧着这个女人的态度,明显是不给人面子。

“顾莘,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不对,希望你以后多多包涵。”

展航沉着脸端起酒杯,虽然脸上挂着笑容,其实心里已经恨顾莘咬牙,如果不是母亲威逼,他根本不会和这个贱人低头。

可是展家已经耗不起了,何云深的手段狠厉,让展家从一个一流企业直接掉落成二流外,这样下去,整个展家都要给他的出轨陪葬。

展航知道顾莘不会愿意见他,只能通过这样的机会,纡尊降贵,和顾莘道歉。

可是下一秒,顾莘的话却让他犹如雷劈一般愣在原地——

“展航,这杯酒,我喝不起。”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