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同睡一间房

发布:07-30 10:28 | 1959字

顾莘随意岔开话题,齐啸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

睡觉时何云深却进了她的房间,顾莘一愣,没有想到他会来。

“齐啸那个蠢货一定要我来这里睡,说不要因为他冷落你。”

何云深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齐啸多事的拒绝住客房,理由是没有家的温暖,眼睛却滴溜溜盯上了他的房间,他本想忍一下跟齐啸一起住一晚,那货却抱着胸膛一脸小媳妇相:“你干嘛呀!人家可还是黄花大闺男!”

黄花大闺男?

何云深强忍着自己没把他揍成蒜泥黄花鱼。

就这样还不算,齐啸甚至阻止他去睡客房,口口声声:“哎呀!你不要因为我来了就冷落了人家小莘莘,女孩子可是很脆弱的哦。”

说完还冲他眨巴眼。

何云深感觉自己快吐了。

顾莘咬咬嘴唇,突然想到了初见的那一夜,她拉着他的领子:“想来一场一夜情吗?”

尽管今天没有喝酒,但是让她和他共处一室,却还是有些不自在。

“你睡床,我睡沙发。”何云深简单的抛下这几个字就进了浴室。

毕竟是豪宅,就连沙发也很舒服,但是让何云深睡沙发?

顾莘有点不敢想。

何云深简单的洗了个澡就出来,浴袍规规矩矩的穿在身上。

“这样吧,”顾莘艰难的开口,“我们一起睡床,在中间画一条线,只要都不越界就好了。”

她想了很久还是觉得不能让何云深睡沙发,但如果提出自己睡沙发何云深也一定不会同意,唯一的办法就是——两个人一起睡床。

何云深还不一定接受。

她说完何云深却没有反应,顾莘有些后悔起来,开始懊恼自己的莽撞。

“可以。”房间里的气氛渐渐尴尬起来,正在顾莘默默地找地洞时,何云深终于开了口。

顾莘松了一口气。

第一晚就这么度过,尽管顾莘有些睡不着。

身边突然多了个大男人,还是跟自己潇洒过一夜的男人,顾莘总是感觉到不自在,翻身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但又怕自己吵醒了何云深,于是屏住呼吸,竟然就这么直挺挺睡了一夜。

醒来之后顾莘觉得自己全身都僵了,像一条菜市场上的咸鱼。

她晃着脖子下楼,何云深已经和齐啸坐在餐桌前等着了。

齐啸一脸幽怨,一看到她就站起身:“小莘莘,我举报,何冰山晋升何扒皮!”

“怎么了?”顾莘坐到何云深旁边的空位上,低头喝粥。

“你不下楼,他不让我吃饭!”齐啸愤愤的用筷子敲着粥碗。

听到这话顾莘一个不注意差点呛到,何云深轻轻帮她拍背:“有没有事?”

顾莘摇头,齐啸啪啪的敲着碗:“何云深!你见色忘友!我恨你!”

何云深剥开一个鸡蛋放到顾莘的盘子里,斜睨齐啸:“出国这么长时间,果然忘了很多东西。”

“什么意思?”

“敲碗是乞丐。”何云深气定神闲,拿起餐巾擦了擦手。

还没吃完饭她就接到父亲的电话,那头的父亲语气凝重:“莘莘,回趟家吧,我有事要跟你说。”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顾莘咬咬嘴唇,突然没有了吃饭的兴致。

她胡乱的喝几口粥,扯出一个笑容:“我吃饱了。”

“谁的电话?”何云深面色不改,看她一眼。

齐啸适时地闭了嘴,安静的喝粥,顾莘有些纠结,但还是说了实话:“是我爸爸,她要我回家,说有事情要跟我说。”

何云深应了一声,没再说什么。

顾莘起身上楼换衣服,那边父亲的语气凝重,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顾莘突然想到了那二百万。

想到这里她突然有些焦虑,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下楼,却看到何云深站在门边,手里还拿着车钥匙:“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吧...”顾莘下意识拒绝。

何云深却不再多说什么,拉住她就往外走,走到门前却转了身,回头给她整理好围巾。

他的手指不经意的碰到了她的脸颊,顾莘心里狠狠一颤。

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升了起来。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顾莘总觉得心里很乱。

顾崇山开门看到二人有点震惊,随后面色便恢复如常。

“进来吧。”

顾莘拉着何云深进门,这才看到他手里还有几个袋子,都是些名贵的补品。

何云深把手里的袋子放到一边,微微颔首:“来的仓促,还没来得及给您准备礼物。”

顾崇山连连摆手,眼前的男人十分沉稳,顾莘嫁给了他也算是个好归宿,圆了妻子的遗愿。

“爸,你这么着急的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顾莘心里很乱,索性直接问了出来。

“这个...”顾崇山看了何云深一眼,有些为难。

“有什么事情您直说就好,”何云深缓缓道,“我是顾家的女婿,顾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顾莘眨一眨眼,感觉有些热乎乎的

“展家人找我了。”顾崇山叹一口气,还是说出了口。

对方一定要自己立刻还钱,当初为妻子治病早就花光了所有钱,现在他哪还有钱可以还他们。可他们不依不饶,完全不顾念旧情。

果然是这样。

顾莘在来的时候就想到了是这件事。

何云深一下断了展家所有的后路,展家现在乱成一团,他们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而现在顾莘所有的把柄,就只是这200万了。

“你是说他们要你还钱吗?爸?”顾莘突然很冷静,“是不是那二百万?”

顾崇山一愣:“你怎么知道?”

“红玉找过我。”顾莘淡淡道。

她的面色平静,身子却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连手里的茶杯也有些拿不稳,她慢慢把茶杯放在桌子上,尽量不让父亲看出任何异常。

下一秒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何云深紧紧揽住她,附到她耳边,缓缓道:“有我在。”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