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潇潇有何是谁

发布:07-30 10:31 | 2075字

“原来嫂子很讨厌我吗?”

顾莘身子一僵。

潇潇有何...

何黎晓...

难道潇潇有何就是何黎晓吗?

“原来嫂子很讨厌我啊...我很伤心呢。”对方又发来了一条私信。

顾莘脑子乱糟糟的,她从未把潇潇有何和何黎晓联系在一起,再说了,潇潇有何不是自称是女的吗?

她有些头皮发麻。

顾莘没有再回复这条私信,此时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号码。

直觉告诉她这人就是何黎晓。

但是何黎晓怎么会弄得到她的手机号码?他又是怎么知道她的微博账号?顾莘眉头皱了皱,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你到底想干什么?”

“原来嫂子知道我是谁啊,”那边何黎晓笑了一声,“嫂子刚刚说你很讨厌我,我可是很难过呢。”

果然是他。

顾莘突然觉得后背发凉。

“你到底想做什么?”顾莘强自镇定,但语气还是有些微微发颤。

“嫂子好像很怕我呢,但是不用怕,我也没什么恶意的,我就是喜欢嫂子....仅此而已....”

喜欢?

顾莘挂断了电话。

她不敢想。

何黎晓每次说的话都阴阳怪气,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再加上他竟然知道自己的微博和电话号码...

顾莘有些慌了。

她迫切的想知道,何黎晓到底想做些什么,可是她什么都猜不出来。

这一整晚辗转反侧,何云深今晚没有来她的房间,顾莘也顾不得乱想,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度紧张恐慌的状态。

她到底是怎么了?

顾莘紧咬着唇,怎么都睡不着。

她还是决定起来去浴室泡个澡,但是一进去就看到镜子里的自己。

头发散乱,脸色苍白。

顾莘看了一会儿,慢慢走出了浴室。

第二天醒来没有看到何黎晓,齐饶已经回来了,打着哈欠跟顾莘打招呼,转头问何云深:“何黎晓呢?”

何云深看了他一眼,面色不变,往面包上涂着果酱:“走了。”

“走了?”齐饶一脸疑惑,“上部戏不是刚收工吗?怎么就走了?我记得下一部戏应该还有两周开机吧,他怎么不好好休息休息?去旅游了?”

“走了,”何云深淡淡的,“以后不会在这里住了,至于去了哪,我不知道。”

“不会吧,我记得他说过挺愿意住这里的,不至于这么突然的就搬走了吧...”齐饶一脸狐疑,随后恍然大悟状指着何云深,“喂,何冰山,你不会把人家赶走了吧?”

何云深瞥了他一眼,干脆的点了头。

随后又加上了一句:“如果你再这么多废话,下一个走的就是你。”

齐饶乖乖的闭上了嘴,低头吃饭。

顾莘正想坐在餐桌前才想到今天是周一,看了一眼表却发现已经七点四十,于是连忙站起身准备去公司,何云深叫了她一声,递给她一个袋子。

顾莘来不及看袋子里是什么,匆匆冲向车库,等到了公司她才松了一口气,这才想到自己车上还有何云深给的一袋东西。

一上午的工作都很忙,顾莘也就忘了下去拿,不到中午的时候就感到肚子饿,翻遍了办公桌却只找到了一包小饼干。

早上应该早起一会的。

顾莘想。

总监助理这个工作看似轻松,实则好像是全设计部的助理,不管是谁需要复印文件或者送文件,首先想到的人就是顾莘。

顾莘倒也不推脱,有人需要帮忙她也就顺手帮个忙,只是一天下去要跑无数趟,能量消耗的很快,腰疼的也很快。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下班,顾莘捶着腰上了自己的车,归心似箭的她也忘记了后座上还有一个纸袋。

何黎晓走了之后也再没有给她打过电话,但还是一如既往地发微博,只是顾莘再也没有给他私信,也没有回那条私信。

这样相安无事是最好了,顾莘想。

一路上顾莘都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但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直到到家她才发现,原来自己亲戚到访了。

家里已经没有卫生棉了,顾莘想了想,还是准备开车去超市买。

腹部一阵阵疼痛传来,顾莘脸上已经都是汗,脸色也苍白起来。

还没走到车库她就有些腿软,勉强撑着走了几步,却一下没了意识。

朦胧之中她好像看到有人向自己跑过来,她很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看看这人是谁,却还是没能睁开。

醒来之后是在医院。

昨天晕倒之后她好像听到了有人一直在喊她,然后她被抱起来,再然后就没有什么记忆了。

病房里没有人。

她挣扎着想要下床,却看到何云深快步走来按住她:“别乱动,医生说要你好好休息。”

顾莘点点头,外头一片明亮,明显是白天,她一急就碰到了针头,痛的倒吸一口冷气。

何云深连忙叫护士来重新换针,一边安抚她:“没事的,护士马上就来了,不要乱动。”

顾莘倒是乖乖的听话,当真没有乱动:“现在几点了?”

“十点十五。”何云深看了一眼手表。

十点十五!

顾莘只觉得天旋地转,十点十五也就是意味着她已经迟到了两个小时十五分钟,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大!

等不下去了。

顾莘一急伸手就把手上的针头拔了下来,然后就准备翻身下床:“来不及了来不及了,我要去上班了,来不及了!”

她拔的太快,又没有及时按住,手背上一下涌出血,何云深手忙脚乱的找纱布给她按住,满脸愠色,语气也不是多么好:“你知不知道你现在什么情况?现在还想着上班?”

顾莘愣了愣,慢慢低下头。

她好像,又给他添麻烦了。

“对不起。”顾莘咬咬嘴唇。

她其实还是挺内疚的,因为进医院何云深陪护也很耽误他的时间,现在她又这样,他生气也是难免的。

何云深也不说话,就是给她按着,等到护士来给她换针,他才松了手。

“护士姐姐,其实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所以这一针不用打了,我还要去上班呢。”

“这...”护士十分为难,转头看向何云深,顾莘也跟着看向何云深,一脸可怜巴巴的小模样。

何云深脸一黑:“打!”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