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复诊

发布:03-09 17:51 | 2236字

医院。

诊室,尹依的手刚缝合好,现在还在包扎。

医生边处理边感叹,“这原本只是个小伤,你一次次用力,把伤口扩张成现在这样,只能缝针。”

尹依不关心自己的伤势,也不关心会不会留下疤痕。

席城俞还在身旁,她不能让他等。

一包扎完,尹依就忍着痛,迅速起身。

她脸色苍白的看着席城俞,硬生生扯出个笑容:“城俞,没事了,走吧。”

席城俞皱眉,看着她嘴唇干涩,眼神都有些涣散。

这叫没事?

他皱了皱眉,直接问医生:“医生,她的手需要养多久?”

医生认真看了眼尹依那重新被包扎好的手,“身体养好了,恢复才能快点。”

言下之意,尹依太虚弱。

但尹依现在只担心席城俞的双腿,不愿再让自己浪费时间。

“城俞,我真的没事,咱们还是赶紧去你医生那里吧。”

席城俞唇角动了动,看了眼尹依,出了诊室。

尹依跟在他身后,小步走着。

“城俞,我推你。”

席城俞挑了挑眉,侧眸看她一眼:“刚才的线,你打算再缝一次?”

尹依闭嘴,不说话了。

席城俞自己推着轮椅,往林医生办公室方向走去。

门口,尹依自然而然的向后退了一步,“我等你。”

席城俞点了点头,“很快就出来。”

医生办公室里。

刚才双腿受到外界刺激,痛感强烈且持续,丝毫没有减缓的趋势。

席城俞双腿笔直站立在轮椅旁,医生在办公桌前埋首刷刷写着什么,随后过来递给他病历本。

席城俞面色凌冽的翻着自己的病历本,没看几秒,他把本子一合,看着医生,“今天双腿的知觉恢复到以前的好几倍,我想试着多走几步。”

但一抬步子,眉头却高高皱起,终究是有心无力,最终只走了两三步,就停下了。

医生看出端倪,“今天的那个小意外,对你来说可能是好事。来自外界的刺激,让你痛感系统更加敏锐。再加上席夫人一直坚持为你按摩,这样下去,恢复正常指日可待。”

席城俞放下病历,一双黑眸看着医生,“恢复正常还需要多久?”

“席少,也许是明天,也许是下个月,但我知道,用不了多久的。”

席城俞点头,“嗯”了一声,眼眸深沉,看不出过多的情绪。

他重新坐回轮椅,“今天的事,别外传。”

“我知道。席少,请记得定期来复查。”

席城俞点头,触动轮椅的开关,向门外走去。

尹依一直在医生办公室外等席城俞。

她的心情,很复杂。会诊的时间越久,她就越害怕。

不知道城俞的腿到底怎么样了。

尹依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低头看自己裹着白色纱布的手,眼前却不断闪过席城俞双腿被鹿瑶撞到的那一幕。

他的眉心,分明皱的厉害,当时眼神也猛地一颤。

是痛了吗?

她好想进去问问医生,自己还能为他做些什么,可以有利于恢复?

伴随着双手疼痛,不曾放松的心情让尹依额头渗出密密汗珠。

忽然,一股清香传来,一张手帕,也出现在尹依眼前。

这个香味,很熟悉,但一时想不起来。

尹依抬起眸子,看到一张清俊温柔的脸。

“宫先生?”她看着宫砚,眼神颇有几分意外。

可宫砚看起来却很正常,好像每次遇见尹依,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

“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宫砚抬了抬手里手帕,声音温润的说。

他唇角微弯,带着与上次一样的微笑。

尹依内心也诧异与宫砚的偶遇。

她站起身来,有些不自在的摆了摆手,“宫先生,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的,免得弄脏你的手帕。”

宫砚的视线落在她受伤的双手上,声音带着明显波动,“你的手,受伤了?”

尹依下意识把双手放到身侧,笑了笑,“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

后一句,也是想与宫砚拉开距离。

她一直不愿与陌生人扯上太多关系,更不愿意麻烦别人。

宫砚看着尹依故作掩饰的表情,唇角的笑意泛的更深。

他记得自己得到尹依差点被强奸消息时的震惊,没想到到她这儿来,只是一个不小心。

听到一旁传来轮椅滑来的声音,宫砚脸上浮现出更加温柔好看的笑。

他倾身,缓缓凑近尹依,在离她的脸颊只有三公分的距离停下,“尹小姐,为什么每次我遇见你,你都是这么狼狈的模样?”

男人的气息喷洒在脸上,是与席城俞的冷漠、霸道不一样的气息。

尹依心猛地一颤,一阵负罪感从内心悉数传来。

她在做什么?自己的家事,不需要旁人观摩议论。

尹依脸上闪过几分慌乱,迅速后退几步,随后转身想走。

步伐却在看到席城俞出现时,瞬间停下。

“城俞,你复查结束了吗?”

尹依看着席城俞面色冷漠的来到自己面前,有些心虚的问。

席城俞眼神冷漠的看了尹依一眼,随后又望着站在自己和尹依面前,身材高大修长的宫砚。

是那天送尹依回家的男人,倒是凑巧,又遇见了?

宫砚看着席城俞,视线在他双腿上一瞥,随后落到他的脸上。

席城俞果然名不虚传,就算坐在轮椅上,却依旧气势逼人。

“席先生,你好,宫砚。”

宫砚冲席城俞一笑,大方的伸出手。

席城俞的右手在轮椅侧方一嗒一嗒的敲着,没有要与宫砚握手的意思。

想到刚才宫砚与尹依的亲密动作,席城俞胸腔内更是涌起一阵怒火,“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走?”

尹依应了一声,赶紧去推轮椅:“好。”

宫砚却笑了,视线毫不顾忌随着尹依的动作移动,“席先生,你没看到尹小姐的手受伤了吗?如果席先生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忙推席先生到车上。”

宫砚这人,话真多。

席城俞微微抿唇,周身却开始散发慑人的寒意。他抬起眼皮,看着宫硏,像是在看一个动物。

随后声音冷冽,没有温度的说:“这位先生,若力气多,帮我开车倒是可以,我工资一向给的高,年底还有奖金。“

宫砚脸上的笑意,随着席城俞的讲话,逐渐加深。

随后,他状似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席先生,遇到尹小姐只是偶尔。不过尹小姐的手链恰巧掉落在我这里了,今日正好还上。”

宫砚大步走到席城俞面前停下,随后从高级西装内侧摸出一根细细的红色手链,上面的钻很亮眼。

席城俞也记得,是尹依的。

每次按摩的时候,她会取下手链,避免刮到他。

席城俞的视线,此刻牢牢锁在那手链上:“是吗,那有劳宫先生费心。”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