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装晕

发布:03-09 17:53 | 2097字

鹿瑶听到席城俞吐出的“下不为例”,嘴角忍不住的微微上扬。

她就知道,席城俞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她控制不住的睁开眼睛,想看看不远处席城俞的表情。

尹依这种贱人,怎么会有信心和自己比?

鹿瑶的小动作不仅仅是家庭医生看到了,席母也看到了。

她故意向前一步,恰到好处的挡开席城俞的视线,微微侧头,向家庭医生努了努嘴。

家庭医生是个人精儿,看到席母的小动作,随即了然。

豪门恩怨太过复杂,他不过是个小医生而已,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当然是主家说什么就做什么咯。

思及此处,他起身看向席母和苏晚,慢慢开口道:“夫人放心,鹿小姐不过是刚才受了惊吓,休息一下便没事了。”

“那就行,多谢医生。”苏晚松了一口气。

席母也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也没有你的事情了,管家送医生回去吧。”

她只想要将家庭医生赶紧支走,免得到时候席城俞心中在起疑多问,露了馅。

方才医生的那一番话,不过也是说给席城俞听的。

“是。”家庭医生说着,又向席城俞颔首,这才转身离开。

席城俞瞧着这场闹剧收尾了,也觉得没什么意思,“雷恩,送我回房间。”

“好。”雷恩也巴不得离开这个鬼地方。

走廊的拐角没有人,雷恩俯下身忍不住问:“席总,为什么现在放过鹿家?”

“留着还有用。”

雷恩点点头,没再多开口。

待席城俞身影彻底消逝不见,全身紧绷的席母才偷偷松了一口气。

这个席城俞,瘫痪了都这么有气势,留着就是祸害。

当初为什么就没能把他撞死?!

安泽前面,总有席城俞阻碍,真是祸患。

扭头看了一眼坐在身旁的苏晚,席母的心稍微定了定。

鹿家虽然不比席家,但好歹也是豪门大户,她今天力保鹿瑶,就是为了鹿家以后为安泽所用。

“鹿夫人,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席母率先开口。

苏晚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是我们鹿家的错,你不用过于挂在心上。”

从头到尾,她都将鹿瑶护在了羽翼之下,不提她的过错。

席母也能够看得出来,苏晚对鹿瑶不错,可惜鹿瑶是个蠢货。

“鹿小姐不舒服,要不就在我们这里安心的养养。”

“今日便算了,免得被席总看到了又想到不愉快的事情。”苏晚婉拒,“等她好些了,我们在来登门造访。”

“好。”话已经说到了这份上,席母自然也不能在说什么。

送走苏晚之后的席母坐在那里,看着站在一旁的管家,问道:“大少爷现在在哪里?”

她得去看看,席城俞是不是还留了后手。鹿家,她必须要保。

另一边。

席城俞被雷恩推回屋里的时候,看到尹依正在沙发上睡的正香。

她小小的身上窝在沙发里面,几乎快要看不到,瘦小到有些可怜。

“席总,要不要将尹小姐叫醒?”

“不用。”

席城俞微微摇了一下头,用手扶着轮椅的把手,有些费力的站起。

雷恩深吸一口气,“总裁你……”

席城俞将食指放在唇部,做了个“嘘”的手势,“别吵醒她。”

雷恩赶紧闭嘴,不在出声。

席城俞的腿,只有他自己知道。尹依坚持为他按摩这么久,早就恢复了知觉。但他走不了太远,现在更不能被人发现。

当年到底谁是真正的主谋,他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席城俞走的有些吃力,雷恩想去扶,却被他制止。

他能走到尹依面前,而尹依距离床也不过是三步的距离,他也可以把她抱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紧接着门就被推开。

千钧一发之际,席城俞只能快速坐到尹依身边。

席母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席城俞在沙发上坐着,而雷恩在门口正站着,她心中狐疑:轮椅距离席城俞还有两三步的距离,这是他自己走过去的?

席母目光微闪,还未来得及多想,便听到席城俞开口,“怎么了?”

“鹿夫人她们走了,你不去外面送送她们?”

“不去。”

席母有种自讨没趣的感觉,但是她的目光还是忍不住往席城俞的身上瞄。

这家伙,难不成是……?

不行,绝对不行!

席母的心跳的极快,想一查究竟却没有借口,她张了张嘴巴,“我……”

“雷恩,送夫人出去!”席城俞直接下了逐客令。

雷恩立马向前,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席母因为被雷恩挡着,看不到席城俞的目光和神色。

“夫人,快回吧!”

席母碰了一鼻子灰,但脸上还是强撑微笑,“那我就先出去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

现在席母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尹依在席城俞心中的地位和以前有些微妙的改变,又出了这档子的事情,她一时间也拿捏不准席城俞的心思。

现在只能够将尹依给团好了,从她那里下手。

席城俞没有接她的话,席母只能够先一步离开。

在出去之后,雷恩将门关上,席母的脸子瞬间冷了下来。

她想到刚才席城俞坐在那里的时候,轮椅距离他的位置,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看到楼下的管家,席母连忙下楼,“安泽呢?”

“夫人,二少爷刚回来。”

席母点点头,快步来到席安泽的房间,一推门,满屋子的酒气,让她变了脸色。

席安泽歪歪扭扭的躺在床上,席母恨铁不成钢的上去狠狠打了一下,“鹿瑶出了那么大的事,你死去哪里鬼混了?”

席安泽烦躁的摆摆手,“那个蠢女人,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死了才好。”

“那总比你没靠山好!”席母气极,脱下鞋就往席安泽身上打,“你就会鬼混,等席城俞康复了,我们娘俩都得死!”

“那怎么办?在安排一次车祸吗?”席安泽从床上跳起,“要不是当初你们出的这个馊主意,我们也不用现在担惊受怕的过日子!”

“鹿瑶这个棋子也废了。”席安泽喃喃。

席母深吸一口气,瘫坐在床上,“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还要重新想法子。”

“嗯,最好让席城俞那个家伙,直接死。”

席安泽若有所思。

开通会员,免费阅读本书!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logo

悠空网客户端

阅读更方便,天天都有书币领

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