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限量的你

潼市人人都说,聂相思是商界传奇战廷深最不可冒犯的禁区,碰之,死。--五岁,一场车祸,聂相思失去了双亲。“要不要跟我走?”警察局,男人身形秀颀,背光而立,声线玄寒。聂相思没有犹豫,握住男人微凉的手指。--十八岁以前,聂相思是战廷深的宝,在战家横行霸道,耀武扬威。十八岁生日,聂相思鼓起勇气将心仪的男生带到战廷深面前,羞涩的介绍,“三叔,他是陆兆年,我男朋友。”战廷深对聂相思笑,那笑却不达眼底。当晚,战廷深将她拥在怀里!事后,聂相思白着脸道,“战廷深,我要告你!”战廷深将两本结婚证扔到聂相思面前,眯眼冷哼,“我跟我自己的妻子在一起,谁敢有异议?”聂相思瞪大眼看着床上那两只红本本,彻底懵了!“还不快叫老公?”“……”

烟十一

枕上强宠:邢二少隐婚要翻车

起初,邢穆琛是这样跟宋以宁说的:“除了钱和名分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别抱有其他不该有的期待,比如爱上我。”她点点头爽快答应:“好!”后来,宋以宁因为医术精湛声名大噪电视台慕名来采访。采访结束前主持人调皮的问:“现在来问一个广大群众最感兴趣的问题,宋医生结婚了吗?”宋以宁微笑道:“未婚。”邢穆琛终于知道自己打自己脸有多疼。宋以宁:“嗯,果然男人都是贱骨头……”

章鱼肉丸

重生九零小辣椒

前世,林敏被养父母逼迫着替妹出嫁,不甘就这样嫁给一个残废的她,求助青梅竹马的对象带她逃婚,却不想被他出卖,陷入了更大的危机!再睁眼,竟重生在新婚第二天,这一次,她没有逃婚,凭借一身逆天医术,治好了那个前世不但不计较她抛弃他,还一直默默守护在她身后的男人的腿疾。夫妻同心,其利断金,那些人欠她的人生,这一世,她要全部讨回来。

五行缺钱

神医狂妃:战神王爷乖乖受宠

医学界顶级天才顾初暖穿越了,还悲催的中了只有男人才能解的毒。  为了保住狗命,她半路拉了一个重伤的美男解毒。  “睡一觉而已,你又不亏。”  她说得理直气壮,却把他气得差点昏死。  混蛋,他堂堂战神,竟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给染指了,最恼人的是,她还摇头晃脑的点评,“技术太差,有待进步。”  很好,这桩梁子他们结大了。  一纸婚书,她跟他成了亲。  “你不是说我技术不行,咱们再切磋切磋?”  面对战神的步步紧逼,顾初暖暴怒,从此走上出墙之路,“滚你犊子的不近女色,我也是信了你的鬼,和离,必须和离。”  “和离无效,你出墙一寸,我便挪墙一尺。”  “……”  男强女强,强强联手,甜文宠文,欢迎入坑!

叶轻狂

豪门暖婚之夫人说了算

苏筠有个未婚夫,被继姐抢了去。她说,脏了的男人,我不会再要,你喜欢,拿去便是。转眼,苏筠攀上更高的高枝,叫陆锦城。陆锦城,陆家最受宠爱的幼孙,排行老七,人称七少,听说性格乖张,极度护短。陆家的门第高了孟家不知多少。传闻陆锦城不近女色,是朵高岭之花。婚后,某人被宠得无法无天。听说,陆七少还极度惧内。兄弟邀其喝酒,他言:我得先请示了我夫人,夫人说了算。(轻松暖宠文,甜甜甜的哈)

花耶花耶

王妃救命,病娇王爷他飘了!

江楼月前世眼盲心瞎,一世凄惨,重生归来,当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绝不手软!表姐伪善,那就撕开她的真面目;狗男人想要踩她上位,让你爬的有多高就摔的有多惨。还有那些个牛鬼蛇神,既然不安分,那就别怪她不客气!至于那个身患寒疾脾气乖张的宸王殿下……前世负了他的情,今生也只能想法设法的弥补了。宸王:要弥补就以身相许。

暴走的土豆

枕上婚宠:唐少撩妻有一套

被迫无奈余慕晚嫁给了植物人,本应该守一辈子活寡,结果婚后夜夜羞于启齿的旖梦不断。她看自己的植物人丈夫一天比一天羞涩。直到有一天她怀孕了,才恍然醒悟自己被骗了。唐宋一个商界像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只要他跺跺脚,地都要抖三抖,却将自己的老婆捧为掌心的至宝。

手可摘星

绝世盛宠:黑帝的呆萌妻

她是呆萌可爱的大学生,模模糊糊的性格惹人疼爱;他,龙城的掌权者,手段狠戾,杀人如麻,不近女色,冰冷无情,更是神秘组织的首领。当一次意外,呆萌可爱的她救了她,从此,某男就过上了宠妻无下限的日子。“总裁,夫人把人打了。”助理着急的说道。没打死就行。男人冰冷的说。“总裁,夫人看上了一个限量版包包。”助理忙说。“把全部同款的都卖给夫人,”男人漫不经心的说道。一天,呆萌可爱的女人看着某男,问道:老公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因为你是我老婆……某人温柔的说道。某女听到以后笑眯眯的看着某男,感动的扑进男人的怀里,紧紧的抱着。这是一个宠妻无下限的宠文哦,欢迎各位入坑。

芸芸众生

喻先生的心尖宠

生平第一次相亲,阮诗诗就中了头奖!一个跺跺脚,江州城都要抖三抖的男人,竟然是她的相亲对象!“户口本带了吗?”喻以默说。“啊?”阮诗诗一脸懵逼。“领证,结婚。”男人说话做事,干净利落。抱着鲜红的结婚证,阮诗诗仿佛还活在梦里。此后的生活,她如同坐了火箭,升职加薪,佣人伺候。“喻总,我能不能不要这些?”阮诗诗欲哭无泪。她不过是个刚出校园的普通女孩!喻以默眉头一挑:“阮诗诗,你是不是忘了?”阮诗诗被问懵了,“忘什么?”“你是我的妻子。”

熊孩子

婚期365天

七年前,她是寄住在霍家的小孤女,他是深陷热恋的霍家二公子。她在青春萌动的时候爱上这个大自己八岁的男人,却成为了推他热恋女友堕楼的凶手。七年后,她是风情美丽的海外记者,他是霍家独当一面的继承人。狭路重逢,她对他视而不见,他却时时出现,不经意间掐断她一枝又一枝的桃花。慕浅弯唇浅笑:“霍先生到底想怎么样?”向来沉稳平和、疏离禁欲的霍靳西缓缓将烟圈吐在她脸上:“想睡你。”“睡我?”慕浅扬眉,“你那六岁大的儿子同意吗?”*七年前,风刀霜剑,四面环敌,他冷面无情,逼她离开;七年后,他亲手铺就罗网,迎她回来。

淡月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