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排行榜

枕上强宠:邢二少隐婚要翻车

起初,邢穆琛是这样跟宋以宁说的:“除了钱和名分我什么都不会给你,别抱有其他不该有的期待,比如爱上我。”她点点头爽快答应:“好!”后来,宋以宁因为医术精湛声名大噪电视台慕名来采访。采访结束前主持人调皮的问:“现在来问一个广大群众最感兴趣的问题,宋医生结婚了吗?”宋以宁微笑道:“未婚。”邢穆琛终于知道自己打自己脸有多疼。宋以宁:“嗯,果然男人都是贱骨头……”

章鱼肉丸

枕上婚宠:唐少撩妻有一套

被迫无奈余慕晚嫁给了植物人,本应该守一辈子活寡,结果婚后夜夜羞于启齿的旖梦不断。她看自己的植物人丈夫一天比一天羞涩。直到有一天她怀孕了,才恍然醒悟自己被骗了。唐宋一个商界像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只要他跺跺脚,地都要抖三抖,却将自己的老婆捧为掌心的至宝。

手可摘星

喻先生的心尖宠

生平第一次相亲,阮诗诗就中了头奖!一个跺跺脚,江州城都要抖三抖的男人,竟然是她的相亲对象!“户口本带了吗?”喻以默说。“啊?”阮诗诗一脸懵逼。“领证,结婚。”男人说话做事,干净利落。抱着鲜红的结婚证,阮诗诗仿佛还活在梦里。此后的生活,她如同坐了火箭,升职加薪,佣人伺候。“喻总,我能不能不要这些?”阮诗诗欲哭无泪。她不过是个刚出校园的普通女孩!喻以默眉头一挑:“阮诗诗,你是不是忘了?”阮诗诗被问懵了,“忘什么?”“你是我的妻子。”

熊孩子

限量的你

潼市人人都说,聂相思是商界传奇战廷深最不可冒犯的禁区,碰之,死。  --  五岁,一场车祸,聂相思失去了双亲。  “要不要跟我走?”  警察局,男人身形秀颀,背光而立,声线玄寒。  聂相思没有犹豫,握住男人微凉的手指。  --  十八岁以前,聂相思是战廷深的宝,在战家横行霸道,耀武扬威。  十八岁生日,聂相思鼓起勇气将心仪的男生带到战廷深面前,羞涩的介绍,“三叔,他是陆兆年,我男朋友。”  战廷深对聂相思笑,那笑却不达眼底。  当晚,战廷深将她拥在怀里!  事后,聂相思白着脸道,“战廷深,我要告你!”  战廷深将两本结婚证扔到聂相思面前,眯眼冷哼,“我跟我自己的妻子在一起,谁敢有异议?”  聂相思瞪大眼看着床上那两只红本本,彻底懵了!  “还不快叫老公?”  “……”

烟十一

重生九零小辣椒

前世,林敏被养父母逼迫着替妹出嫁,不甘就这样嫁给一个残废的她,求助青梅竹马的对象带她逃婚,却不想被他出卖,陷入了更大的危机!再睁眼,竟重生在新婚第二天,这一次,她没有逃婚,凭借一身逆天医术,治好了那个前世不但不计较她抛弃他,还一直默默守护在她身后的男人的腿疾。夫妻同心,其利断金,那些人欠她的人生,这一世,她要全部讨回来。

五行缺钱

前妻难哄:教授追妻请排队

姜予念爱江叙,爱到身体力行地诠释了“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这句话。后来她清醒了,递给他一份离婚协议书结束三年丧偶式婚姻开始新生活。江叙幡然醒悟,一天天地寻思着到底是给前妻送房子送车子,还是缺胳膊断腿才能换来姜予念的一个关心。【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秋水揽星河

重生后,渣总追妻火葬场

云桑爱夜靖寒,爱的满城皆知。却被夜靖寒亲手逼的孩子没了,家破人亡,最终声名狼藉,惨死在他眼前。直到真相一点点揭开,夜靖寒回过头才发现,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笑意嫣然的女子,再也找不回来了。……重生回到18岁,云桑推开了身旁的夜靖寒。老天爷既给了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绝不能重蹈覆辙。这一世,她不要他了。她手撕贱人,脚踩白莲花,迎来事业巅峰、各路桃花朵朵开,人生好不惬意。可……渣男怎么违反了上一世的套路,硬是黏了上来呢……有人说,夜二爷追妻,一定会成功。可云桑却淡淡的应:除非……他死。

无尽夏

诱妻上瘾:霸道老婆不好惹

被迫无奈余慕晚嫁给了植物人,本应该守一辈子守活寡,结果婚后夜夜羞于启齿的旖梦不断。她看到自己的植物人丈夫一天比一天羞涩。直到有一天她怀孕了,才恍然醒悟自己被骗了。唐宋一个商界像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只要他跺跺脚,地都要抖三抖,却将自己的老婆捧为掌心的至宝。

手可摘星

权宠天下

【又名《医妃倾天下》男主:宇文皓女主:元卿凌】天才医学博士穿越成楚王弃妃,刚来就遇上重症伤者,她秉持医德去救治,却差点被打下冤狱。太上皇病危,她设法救治,被那可恨的毒王误会斥责,莫非真的是好人难做?这男人整日给她使绊子就算了,最不可忍的是他竟还要娶侧妃来恶心她!毒王冷冽道:“你何德何能让本王恨你?本王只是憎恶你,见你一眼都觉得恶心。”元卿凌笑容可掬地道:“我又何尝不嫌弃王爷呢?只是大家都是斯文人,不想撕破脸罢了。”毒王嗤笑道:“你别以为怀了本王的孩子,本王就会认你这个王妃,喝下这碗药,本王与你一刀两断,别妨碍本王娶褚家二小姐。”元卿凌眉眼弯弯继续道:“王爷真爱说笑,您有您娶,我有我带着孩子再嫁,谁都不妨碍谁,到时候摆下满月酒,还请王爷过来喝杯水酒。”

六月

农门丑媳又娇又皮

桃源村村民每每提到顾景珩,都害怕的发抖。少年性子乖张狂妄,一身戾气,用村民话来说,就是混世小霸王,谁都不敢惹。村里姑娘们都爱慕小霸王的颜,可都害怕小霸王的脾气。偏偏林暖不怕,撩夫七十二计,宠他宠他再宠他。林暖是克星,克天克地克父母,就是不克他家夫君,赚钱养家宠夫君,日子过得很火红。顾景珩说,他不喜欢林暖,丫头太小,身材太瘪,小豆芽一个。顾景珩每天想的事就是怎么甩掉家里小媳妇。甩着甩着,顾景珩发现小媳妇身份不简单。林暖气哼哼,坐等真香……

风情不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