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取证

发布:09-06 15:14 | 2130字
A+ A-

外厅,云铮跟云夕洛坐好,两个人都是一脸的严肃。

云铮偷看了云夕洛一眼,只觉得今天的女儿格外的陌生,但油然生出一种自豪感,自己的总觉得长不大的女儿,似乎真的懂事了。

胡姨娘姗姗来迟,她今年刚三十岁,风姿卓然,妩媚动人,但是比起倾城的世子妃徐氏,她还是差的太远的。

她恭敬地给云世子见礼,温婉典雅,不过看了一眼捆绑在地的欢儿,身体不可控地抖了一下。

云夕颜跟在胡姨娘的身边,十三岁的年纪,已经初露美人雏形,身材纤细,面容清丽俊美,身上发出淡淡的恬静气息。

跟自己人来疯的性子完全不一致,怪不得凤亦绝为了她,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云夕洛暗暗想到。

这是重生来云夕洛第一次想到凤亦绝,再看见她母女俩,整颗心似乎要爆炸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她努力控制也控制不住眸中闪过的恨意,不是因为她知道小不忍而乱大谋,她会上去撕了这母女俩,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恶毒的人。

云夕颜虽然也是国公爷跟夫人的孙女,但是由于是庶出,平日里也是低眉顺目的,此刻她瞪着无辜的眼神,似乎不解爹爹为何将她母女二人叫来,心中有些忐忑。

因为忐忑,见了礼后,她往她母亲身边靠了靠,云夕洛心中冷笑,就是这无辜的表情欺骗了自己很多年,让自己觉得她可怜,连府里的下人都欺负她,自己有的从来不缺她的。

有她这个嫡女护着妹妹,云夕颜的日子自然过的无比风光,一点不比她这个嫡女差。

自己的爹爹跟娘走后,祖父半年之后也离开了,二叔继袭,她得到二叔的宠爱,瞬间身价提了不止一个档次,自己这个嫡女都要看她的脸色了。

好在祖母尚在,还能护自己一二,加上自己一直得到皇宫中姑姑的喜爱,自然就成为凤亦绝利用的对象。

可笑自己以为遇到了真爱,更是掏心掏肺,喜欢自己的表哥为了不让自己为难,竟然远离京城请命去当个封疆王爷。

而凤亦绝当上了皇上就露出本来面目,不仅将自己关进冷宫,还纵容云洛颜杀死自己,连带着自己未出世的宝宝还没降临也跟自己去了。

想起上一世,仇恨几乎将自己的心撕裂,显然云铮查出宝贝女儿的不同,摸了摸云洛夕的额头,低声道,“洛儿,你这么了?还难受吗?”

“爹爹,女儿没事。”云夕洛努力不让自己受到影响。

云夕洛长的倾城倾国,相貌继承了徐氏的大半,此刻没有昔日的欢脱,还让云铮有几分的不习惯。

云铮越发感觉差异,云夕洛真遇到什么大事了?好在她现在头不热了,看着女儿严肃的脸,让云铮倍感心疼,这是自己的眼珠子,可别出什么事才好?

陆大夫跟陈大夫也很快到来,云夕洛这才低声问道,“陆大夫,陈大夫,您俩看看这香跟瓷碗里的残渣有什么不同吗?”

陈大夫是云世子派人从宝安堂请的大夫,家中常年经医,在京城十分的有名。

两个人看着坐在云世子身边的少女有些疑问,世子爷没开口,竟然让个少女问话。

不过,既然她得到世子爷的默认,他们不会找事了。

两个人将熏香跟瓷碗都拿过来闻了一下,瞬间脸色变的惨白。

“这,是从哪里来的?”陈大夫十分震惊地问道。

陆大夫也是满脸震惊,但是作为云府的大夫,他理解云世子为何去外面请陈大夫了,因为府里的这些龌龊事,一个人的说服力太低,有了外人证据确凿了。

“陈大夫,这是什么东西?”世子爷一头的雾水,但是看到陈大夫跟陆大夫的表情,他似乎觉得有大事了!女儿是怎么知道的呢?

陈大夫似乎也明白了几分,他看了一眼陆大夫,看见他已经是了然,云府的事情,他一个经医的人是不会管的,实话实说,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云府人处理就好。

陈大夫淡声道,“想必陆大夫也已经清楚了,瓦罐里的残渣有钩吻,药剂不大,但是常吃的话无药可救,这熏香是也有嗜睡的功效,闻的时间过长也会死人的。”

这些东西来自哪里,谁拥有的,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只把实话说出来就好。

云铮的脸可怕的吓人,这是从徐氏的屋子里弄出来的,也就是说有人在他的家要他的世子妃死,谁?这么恶毒?

这是国公府,云国公爷那可是为了奕国立下汗马功劳,云家在整个京城都是响当当的,家里竟然出了如此令人发指的事情,有然竟敢公然下毒毒害世子夫人,简直不把他这个世子爷放在眼中。

“陈大夫,你没看错吗?”云铮发飙了,胡姨娘的身体突然抖的厉害起来。

“回禀世子爷,陈大夫没有说错,老奴也看出来了。”

陆大夫是国公爷的人,自是最信得过的。

知道这件事不能是小事,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陈大夫觉得自己得赶紧撤了。

“还希望陈大夫保密。”云铮突然淡淡开口,常年跟着父亲征战,身上的嗜血气度慢慢溢出,让人腿脚发软。

敢伤害他的夫人,好,很好,国公府很多年没见血了,他们是不是觉得他这个国公府的世子改吃素了!

陈大夫一躬身,慌忙道,“世子爷客气,老朽的宝安堂也是有点信誉的,不会砸了自己的招牌,告辞。”

是聪明人,世子爷欣慰点头,“云喜,奉上千两白银给陈大夫,送陈大夫。”

云喜是世子爷的贴身侍卫,也是从小就跟云铮的,他一躬身,“属下遵命。”

陈大夫没有推辞,有道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自己收了银子世子爷才会放心,而且说白了,他已然将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

看着陈大夫走了,云铮一拍桌子,“你个贱婢,说,是不是你做的?”

“世子爷明鉴,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是冤枉的,奴婢是被人陷害的。”欢儿“砰砰”磕头。

“夕洛,你说,你是怎么知道这贱婢要害你娘的?”云世子身体气的发抖,一想起不是自己的女儿及时出现,嫚儿说不上就没了,他就觉得浑身从头凉到脚,恨不能将凶手撕碎。

嫚儿是徐氏的闺名,大名徐嫚。

开通悠空VIP,全站小说免费看!
有奖举报作品有害信息
上一章 下一章

点此关注我们

更多精彩不容错过,方便下次阅读

我知道了